西游不归

社恐

社恐的每一天,真的好讨厌,本来就不喜欢社交,尤其是跟陌生人,每天都尴尬的要死,真是烦死了,上个学还要有什么社会实践,愁死了,愁死人了,杀了我吧,为什么要有那么多非要参加的活动,社恐已经快尴尬死了,真的烦死了,好烦,真的好烦,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呆着画画,不想跟那么多人接触,烦死了,烦死了,烦死了!啊啊啊啊!

哈哈哈

[陆西南]哭了,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一天,就连[陈北]都离他而去,这些年他为帝国尽心尽力,没想到却落得这样的下场,家破人亡,无枝可依。

整个房间里弥漫着恋爱是苦涩的味道,陆西南知道自己不该再轻易尝试爱情,但是眼泪还是控制不住的流出来,直到听见了开锁的声音,才抬头看向那位推门进来的男人。

“陈北!”陆西南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喊出了心底的名字,也许这辈子就只有他能救自己了。

陈北应声走过去,坐在床边,摸着对面人的脸,想为他擦掉快要滴落的泪水,但是手指却碰到了被子下隐藏的伤口,眼前的人咬着唇不说话,双眸里蓄满了泪水,似乎还混杂着痛苦。

“别哭了,好吗?”陈北轻抚着陆西南的脸庞,像是在哄幼儿园的孩子睡觉般,语气带着宠溺。

我宣判我有罪

我们都冷眼旁观不问是非

我宣判我有罪

我们留下的每一滴泪

都充斥着虚伪

《什么样的人》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(我以前写的小破文也没啥人看,希望这次看得人能多点)


          我是个普通人,生活在R星,母亲死得很早,父亲续了弦,那个女人生下来一对龙凤胎,长的很是可爱,随着他们的长大,我在那个家的地位也就越来越低微了,因为他们太聪颖了,我就很平凡,父亲也只是一个公务员,并不突出,有时我是在怀疑,那两个是不是父亲的孩子。


       当然,我也只能想想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女人不喜欢我,我自然也不喜欢她,她真的是太让人讨厌了,总是陷害我,害我挨了不少打,父亲也越来越不喜欢我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在哪个令人讨厌的家,我生活到了十八岁,与那个讨厌的女人相处了十年,这十年真的是我人生中相当灰暗的时期,生活处处充满了压抑,经常被嘲讽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走了,收拾完东西头也不回的走了,当天他们也没有挽留,甚至连我的大学学费都不曾给我,那个父亲对我说,我已经十八岁了,是个成年人了,他没有继续抚养我的义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的大学在S星,为什在S星呢?因为我成绩不好,应该说很糟,但我想上大学,算是迷途知返吧,突然就想上大学,想过不一样的人生,可我高考的分数太低了,在R星只能上一个最破最破的辣鸡学校,但是我要是去S星,就能去最好的大学,但是毕业后我必须留在S星两年,无所谓了,我现在只想逃离,正好换一个新的环境,重新开始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到了S星,我才发现这里竟然是ABO世界观的星球,虽然S星的排名只比R星差一位,但是相距太远,可供查阅的网站上并没有什么介绍,再说我地位低微,权限有限,还是个社恐,R星的大部分事情都不清楚,更别说S星了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至于我为什么对这里一无所知还会来这里,报考的时候什么都不了解吗?那是因为,上级星球去下级星球上学等一系列操作是有法规的,法规是谁定的我也不知道,只知道星系上层 好像叫什么联合星理事会?大概吧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虽然我不是S星的人,但是因为要办身份证,我必须测试我是什么,真是搞不懂,不是一个星球的人类,身体构造多少是有差别的,这要怎么测量,不过我想,我应该是个beta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不出所料,我是个beta,但是对于非ABO星球测量方式竟然是测血型,真是草率,好吧,谁让我们也测不出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红细胞上只有凝集原A的为A型血,其血清中有抗B凝集素;红细胞上只有凝集原B的为B型血,其血清中有抗A的凝集素;红细胞上A、B两种凝集原都有的为AB型血,其血清中无抗A、抗B凝集素。红细胞上A、B两种凝集原皆无者为O型,其血清中抗A、抗B凝集素皆有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个学期很快就过去了,我迎来了我的第一个假期,我当天不会回R星,这个假期,我将深入了解一下S星文化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的大学寝室是两人寝,我的室友叫Devil,也是上级星球来的,但是他的星球等级比我高,但是我并不知道他到底是那个星球的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devil是一个很热情的人,他的朋友很多,都是上级星球来的,他们的样子都像权贵子弟,真搞不懂他们为什么会纡尊降贵来到这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devil把我压在身下,他喝多了,不,他疯了,还是他本性就是如此,shit,我就不应该答应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三个小时前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之前说过,devil很热情,做他室友的这些日子他一直在照顾我,经常跟我说话,带我跟他的朋友们出去聚会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这个人一项很冷漠,但是我成功被他影响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今天,假期过了一半,devil约我去靡音,我不想去,哪里是一个罪恶的宫殿,S星最ym的地方,纸醉金迷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金钱与欲望相交融,纵然我做好了准备,还是被这里吓到了,devil看到我有临阵退缩趋势,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便一直在我身边,我被devil灌了一杯又一杯的酒,我以前都不知道我酒量竟然这么好,我当时就该看出来的,在大概七杯的时候,devil的眼神就不一样了,我早该想到的,想他这种尊贵的人,怎么可能没有任何目的的对我好呢!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的衬衫被devil拽开,扣子崩落,他在我脖颈上疯狂。啃。咬,真他娘疼。